那些“邪恶”的云计算公司并没搞砸开源,而是主要的贡献者
2019-02-27 09:31:01
  • 0
  • 1
  • 0

来源:云头条

现在推动开源界的是云供应商。

据一些人所说,开源界即将穷途末路,因为邪恶的云巨头在压榨脆弱不堪的开源社区,几乎没有回馈。这种说法颇有市场,导致一些高喊世界末日到来的先知宣称我们所知道的开源可持续性将走到尽头。

然而,数据表明了一种全然不同的情况。

根据针对GitHub数据和CNCF数据的两份独立分析结果显示,开源项目的最大贡献者恰恰正是公共云公司。的确,正是由于它们从事于运营软件,而不是销售软件,这些公司可能最有能力在未来多年推动而不是破坏开源。

开源森林,而不是仅仅开源几颗树

对于密切关注的人士来说,一段时间以来,尤其是微软和谷歌显然是开源项目最主要、最抢眼的贡献者。由于占主导地位的平台公司一心想吸引开发人员,开源是一个必备要求,而不是可有可无。微软起初走开放道路,表示可在Azure上运行及/或支持各种开源项目,因此在业界掀起了动静。谷歌则更进一步,开源了功能异常强大的代码,比如Kubernetes和TensorFlow。

就连被指责开源贡献方面很小气的云市场绝对领导者:AWS再也无法充当开源社区的旁观者。虽然AWS在开源领域一直比较活跃,但它在2018年还是显著加大了开源方面的筹码。

这一切在Adobe的开发人员Fil Maj分析超过620万份GitHub个人简介及贡献历史的文章中均有详细描述。要注意的地方是:这番分析并不精确严谨,当然遗漏了重要的代码库(比如Apache项目)。即便如此,对GitHub.com用户/公司关联(个人简介中公司这栏上的自述)的这番分析还是传达出了一个强烈的讯号,这个讯号就是“云主导开源界。”该表显示了他的数据。

来源:Fil Haj。开发人员是指2018年向公共代码库至少提交一次代码,并在当年获得一颗星的用户。员工基于活跃于GitHub上的那些人,来自维基百科。工程师基于活跃于GitHub上的那些人,来自LinkedIn。

Felipe Hoffa对GitHub数据集采取了不同的方法,这里微软和谷歌的领先地位变得还要明显:2018年,两家公司都拥有约1000名GitHub参与者,每人贡献了约1000个代码库。Red Hat名列第三,有600名GitHub参与者,每人贡献了约500个代码库,亚马逊、IBM、Pivotal和英特尔紧随其后,每人贡献了约400个代码库。微软、谷歌、Red Hat、Pivotal和IBM在2018年的活跃度几乎与2017年一样,但亚马逊的GitHub参与者数量增至三倍,2018年贡献的代码库比2017年增加一倍以上。

同样,数据并不完美,但仍然很难避免得出这个结论:今天开源界最庞大、最活跃的贡献者是云公司。更广泛地说,使用Maj的数据集,值得关注但不足为奇的是,十大开源贡献者中七家并不从事于销售软件,而是销售服务。

为什么云公司有能力如此慷慨?

要重复一遍:开源软件的最大贡献者本身不是软件公司,它们是云计算公司或并不从事于销售软件的公司。为什么这很重要?因为在开源社区最卖力地自由参与的公司正是商业模式要求它们紧紧捂住代码不放的公司。对于主业是硬件、云服务或非软件的公司而言,为开源社区积极贡献可以为核心业务价值带来更多的附加值。

各大云公司日益认识到这一点,但Maj和Hoffa分析的另一个结果就是名单上缺少非技术企业。正如硅谷专家们常说的那样,如果“软件在蚕食世界”和“开发人员是新的掌权者”,来自金融服务和零售等众多行业的企业应该会为开源社区积极贡献代码。

正如汇丰银行的首席架构师David Knott告诉Mitch Wagner那样,问题在于“我们还没有搞清楚......如果我们贡献代码,我们自己会置身怎样的处境。从工程角度来看,我们认为贡献代码是正确的事情,也是负责任的事情。但我们需要从法律角度来理解。”换句话说,主流企业比更精通技术的企业落后十年,近二十年来后一类企业一直在以参与的方式面对开源。其他这些企业将学会如何以及为何要逐渐贡献,但它们上手起来比技术公司困难得多。

这一切可能意味着我们应该少花时间哀声叹气,指责云公司将开源可持续性置于险境,而是承认需要培养新一代贡献者。这新一代人不会受到软件许可证商业模式的约束。相反,他们需要热情的社区来培养他们。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