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们被云端经济圈养 如何定义三公里幸福生活圈?
2020-03-06 14:37:52
  • 0
  • 1
  • 2

来源:投中网

  作者 李晓丽 Ellie

  1、活在圈子里的人

  “今天压倒一切的问题是:我们如何生活,我们如何居住,我们追求什么样的社区形态?”

  这是包豪斯在1924年斯图加特展览时的一句宣言。

  把这个问题放到疫情发生的当下,再来尝试回答,你会发现很有意思。

  效率。

  你会发现,我们现在和过去的生活,这一次和17年前非典生活的对比,改变都围绕这2个字。

  当效率成为最大的追求,本地生活的服务足够丰富,物流网络的配送足够速度,数据化的网络能够推送最精准的商品,我们到底生活在线下还是线上?

  原本存在于线下的那些场景:菜市场、商超、购物中心、活动广场、游乐场……之于我们,本质上扮演着什么角色?当社区之门再次打开,你走出宅家生活圈,你急切释放的需求是什么?

  在阳光、空间和植被这些“基本的欣悦”被满足后,你的日常生活仍将重归一成不变吗?

  当回到家里,回到工位内,放下手里的外卖和快递,再来审视一下这个问题:我们是如何生活的?

  你会发现:我们都是都是活在“圈子”里的人,云端经济圈养着大家。

  “生活圈”不是一开始就有的,房子也不一开始就是方方正正的钢筋混凝土,我们的城市最早并不是以小区而治。

  一切改变要从柯布西耶说起。

  “住宅,就应该是产生幸福的场所。”作为机器美学的重要奠基人,柯布西耶认为城市是有功能、效率、精神、秩序组成的。于是他设计了以钢筋混凝土为原型的极简白盒子,一个个方方正正的盒子组成了今天的高楼大厦,组成了我们的生活社交圈。

  在现代城市建立起来之前,农耕和工业时代的人社交的圈子主要在集市、菜市场,从一些经典文学著作里可以看到,人们爱恨纠葛大部分都发端在集市。在现代社会里,城乡或许在样貌上没有太大差别,但生活圈是人们向菜市场靠拢,还是本地生活服务圈围绕个人以3公里的半径散开,这是乡与城的一道分割线。

  人被城市化之后,上到高楼里,进入一个3公里半径本地生活圈,人们的社交、消费行为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菜市场不再是唯一的社交场景。由商铺、购物中心、大型超市、体验中心组成的本地生活圈彼此交错,人们的生活半径自此发生改变:不再是人向物聚集,而是物围绕人分散。

  也因此,熟人社会的关系网络被物理格局彻底打破,城市生活进入全新的形态。而柯布西耶们对于建筑最初的“机械化”诉求一步步成真,效率催生了另一座城市的生长——云端城市。

  2、疫情下的云上城市

  云端城市的进化速度远超我们的想象。

  因为疫情影响,处在三公里半径生活服务圈的人,照常在线上生活着,衣食无忧。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服务提供商的上云速度惊人。

  以云端城市的建设者之一,阿里为代表,我们先来看看他们在云端的数据。

  阿里本地生活版块口碑饿了么数据显示,疫情期间已经有超15万商家入驻饿了么提供外卖服务,而在疫情初期商家上云数量还只是几万家。

  伴随着企业复工复产,外卖需求也逐渐回温。饿了么数据显示,复工以来,长沙的外卖订单每周都以环比超40%的增速稳步提升,广州外卖订单每周都以环比30%的增速稳步提升。

  因为互联网巨头们早在前几年就铺好了云上城市的“水电煤”——云、数据、支付、SaaS、物流,一旦当云上城市居民的数量和需求提升,供应则将更快速反应。

  而一些原本专注于线下的场景,也在这次疫情中被激活了。

  在重庆,原本奶茶销售旺盛的下午茶时段,被火锅外卖抢了风头,而且还是90后们的最爱。

  据重庆火锅协会统计,首批上线饿了么火锅外卖业务的72家门店在3到4天时间,线上订单超过10000单,总销售额近300万。

  除了真正的食物之外,“精神食粮”也进入了云上城市。疫情期间,网红书店言几又联合饿了么,在全国范围内30家门店上线外卖配送服务,半小时直达。

  火了的还有云健身、云蹦迪等行业。主打线下团课的超级猩猩和乐刻都推出了线上直播课程,比如超级猩猩上线了“超猩家里蹲14天‘陪’训营”,客单价为399元。连任天堂的游戏健身环也在本次疫情当中销量飙升,一货难求。 酒吧、夜店、Livehouse则在这次疫情期间,完成了他们的“云蹦迪”首秀。

  上海知名夜店TAXX在元宵节当晚,把DJ打碟和蹦迪现场直接搬上直播,仅仅 4小时就收到打赏70万元,杭州ONT THIRD更是创下了五小时收入超过200万,在线人数超过120万的纪录。

  可以说,云上城市在这次疫情期间被按下了“快进健”。

  但上云靠的是什么?只要有网就够了吗?显然不是。

  如果说线下载体的架构是钢筋水泥,那么线上城市的钢筋水泥是由SaaS服务系统、物流配送系统、金融服务系统等一个生态网络编织而成的。

  “我们对商户进行佣金减免,并有10亿元专项资金支持,帮商户纾缓现金流压力。同时,还提供直播、POS、SaaS服务优惠等,用数字化手段提升经营效率,尽一切力量帮助餐饮企业恢复经营。”这是其中一位云上城市建设者阿里本地生活帮助商户上云的举措。

  云上城市和线下城市并非是割裂的,实物需要你走出去才能触达。

  在疫情这个特殊时期里,人与人的直接接触变得有风险,无接触式配送成为这个特殊时期的新模式。而支撑无接触模式成功应用的背后,是云端经济不可或缺的大数据、云计算、AI等新一代信息技术。

  而这些也恰恰是云上城市建设者的入场券。

  3、如何定义三公里幸福生活圈

  一座城市,光有高大上的那一面还不够。

  早在2500年前,柏拉图就说过:“任何一座城市,不论它的规模有多小,其实都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穷人的城市,另一部分则是富人的城市。”

  我们没有办法想象一个清一色都是博士的城市。城市是一个时间的容器,时间是流淌的,城市也是流淌的,正因为此这当中包含着无数的批判和接纳。

  一个健康的城市一定具有包容性,她包容得了阳春白雪,也包容得了下里巴人。云上城市的建设者们正在做这样的事情:因为线上订单爆增,盒马鲜生甚至出现运力不足的问题。为此,盒马鲜生联手云海肴、青年餐厅等餐饮品牌开启“共享员工”模式。

  “共享员工”推出第一天,盒马就接收了来自西贝等餐饮企业数千名员工。截至发稿前,已有超过2700名“共享员工”在盒马鲜生上岗。

  为了缓解各地餐饮商户的经营压力,阿里本地生活在2月初推出灵活用工平台——“蓝海”就业共享平台,首批将释放1万个就业机会。

  但光有这些就够了吗?除了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有哪些东西得塞到线下的生活圈里,放到云上的城市去?

  对于云端城市建设者来说,他们如何定义美好生活,如何定义幸福,未来我们生活的云上城市就将被如何定义。

  任何物理的载体都有消失的一天,唯有记忆会留痕,文化被传承。

  对于云上城市而言呢?因为效率而进行的线上搬运,人们在口欲满足之后只剩虚无。商品之外,云上城市居民们的文化和精神领地依旧贫瘠。

  可是,把言几又、西西弗里的书本搬运到线上,文化就跟着上线了吗?

  显然不是,在这云上城市建设者们提出了更高的需求。

  云上建设者们的价值观,审美取向起着关键性的作用。

  他们如何拓展文化娱乐的真实场景,就将如何定义云上城市的幸福,当然包括三公里生活圈里的你的幸福。

  4、云上城市的疆土

  最后,关于云上城市的疆土问题。

  当一线城市云上城市建设区域白热化后,低线城市是否能够同样复制?

  研究城市经济学的人发现,包豪斯风格也好、现代风格也好的建筑的流行,通常出现在这些地区人均 GDP 达到一万美元的前夕。

  三公里生活圈的出现,打破了线下居民传统的社交关系,打破了原有的消费方式,人们转而去拥抱效率更高的互联网,于是有了云上城市的雏形,有了本地生活的细分需求。

  当一个地区熟人社交网络依旧牢固,人均GDP没有催生人们“唯效率论”,那么,云上城市的疆土就还不会马上拓展过去。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