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传统到智能,10年激荡的云计算市场
2019-12-28 10:33:05
  • 0
  • 0
  • 0

来源:IT大嘴巴-头条号

正如宇宙起源的多种学说一样,在谈到云计算起源的时候,许多人也对“谁最先提出云计算”这个问题各执一词。

有人说,早在1988年微软联合创始人约翰·盖奇就提出了“网络就是计算”的概念;还有人认为2006年Google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在首次说出了云计算Cloud Computing这个名字;更有人将亚马逊 AWS 在 2006 年公开发布 S3 存储服务、SQS消息队列及 EC2 虚拟机服务看做是云计算时代的到来……

无论如何,在大多数人听都没听过这个名字的时候,在遥远西方的某一天,“云计算”出现了,并在后续的十年成为了席卷全球的一场产业革命。之所以这里我们强调“革命”而不是“技术”,恰恰是因为有太多将云计算仅仅看做是一种技术的公司倒在了迈向云时代的路上,甚至都没有看到云时代曙光的到来。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陈奕迅《十年》

2008年-2011年,云计算的孢子时代

虽然刚刚我们提到,早在2006年Google就提出了云计算的构想,但是现在回首看来,那时候的“云计算”更多是一个形象的说法,施密特只是以浪漫主义的手法来描述Google的商业模式和计算技术的架构。在这个定义中包含两个层次的含义,一是商业层面,即“云”,一个是技术层面,即“计算”,把云和计算相结合,用来说明Google在商业模式和计算架构上与传统的软件和硬件公司的不同。

从这个意义上,当年即便是Google这样的大佬也不知道云计算能够走向何方。而在谈到这个概念的时候,其实2000年初许多大学校园中都在讲述一种名为“网格计算”的技术(现在偶尔也能听到),这种技术也可以看做是云计算的雏形。但正如2000多年前的“蹴鞠”与当下的“足球”大相径庭一样,那时候的云计算更多是一种美好的向往,是计算领域的“乌托邦”。

最有名的莫过于2010年深圳峰会的那场讨论。今天回头看看,这场讨论略显尴尬,两位技术出身的大佬对于云计算的认知还不如英语老师。时至今日,马老师当年这段话读起来还是振聋发聩——“云计算最后是一种分享,数据的处理、存储并分享的机制……阿里巴巴拥有大量消费数据、支付宝交易数据,我们觉得这些数据对我们有用,对社会更有用。”

提前众人多年就看到云计算的本质,看到数据带来的具体商业和社会价值,马老师的眼光果然独到‘’。但从另一个角度解读,马老师所看重的也并非是云计算的技术属性。这也恰恰是我们在文章最初想说的——云计算不仅是技术革命,更是产业革命。

早已看穿这一点的马老师早在2008年就着手云计算的布局,有意思的是负责这项任务的王坚也同样并非技术出身,而是心理学博士。2009年,阿里云正式诞生,并在10年后成为中国公有云的第一名。凭借这样的成绩,王坚也在不久前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工程管理学部)。

阿里并非是云计算市场的第一人,如今UCloud的创始人季昕华也在2009年离开腾讯,加盟盛大云;2010年,OpenStack开源;微软发布Windows Azure平台;思科发布云计算服务平台、VMware 启动vCloud计划构建全新云服务;浪潮提出云计算战略1.0……一时间,云计算市场呈现出了百花齐放的形态,云计算的时代大幕逐步拉开,开始形成一个真正的多元化市场,并随着众多巨头的加入开始良性竞争。

2011年-2015年,云计算的蕨类时代

伴随着越来越多企业看到云计算带来的价值,这些进入云市场的企业也按照服务能力被分为了IaaS、PaaS和SaaS三大类。但事实上,这段时间处于云计算的基础建设时期,许多云计算企业都根植于IaaS和PaaS两大领域,包括我们看到的许多云计算巨头也都在这个阶段亟需力量。

IaaS平台的蓬勃发展得益于数据中心的发展,而这背后则是分布式计算带来的价值。在此之前,作为分布式计算重要载体的x86平台还远没有发展到如此强大的地步,数据中心市场还多是主机产品的天下,而我们很难指望一台价值百万甚至千万的小型机去进行云计算。相比之下,成本更低的x86服务器更能够满足市场的需求,并且伴随着云计算的发展火速壮大。

2011年是划时代的一年,从这一年开始英特尔摒弃了在至强5400系列中采用的“胶水”四核心,转向了全新工艺、全新架构的Nehalem和Westmere系列。特别在2012年,英特尔全新推出的至强SandyBridge架构给整个行业带来了全新的体验,也让英特尔开启了数据中心市场的黄金期。得益于环形总线的支持,全新的英特尔至强处理器能够为用户提供超乎以往的性能,这也让广大云计算客户看到了替代传统主机的可能。

虽然现在回顾起来,那时人们对于云计算的认识还不明确,“云即虚拟化”、“云即服务”等理念还被业界不断挑战,但是在如何改造传统IT基础的问题上,大家的态度还是一致的——原本集中式架构那些僵化的、昂贵的设备不再成为用户的首选,而能同样提供强大计算力的x86就成为了应用的主流。

广大服务器厂商无疑是这一轮云计算发展的受益者。在此之前,中国服务器市场一直被IBM、HP和DELL统治,但是一些新兴服务器的厂商品质完全可以适应云时代的需求,并且在解决用户挑战、满足用户需求的角度,这些品牌更了解快速变化的市场,决策更灵活,提供的选择空间也更大。

浪潮就是这些品牌的典型代表。2011年,Facebook发起成立了OCP,随后ODCC组织的前身——天蝎组织也在中国成立。多节点服务器、微服务器等一系列符合云数据中心变革需求的产品被标准化、产业化,为云服务器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对于整个产业来说,标准的确立是件好事,但是对于服务器厂商来说,这就意味着产品研发和运营模式的改变,也意味着巨大的成本投入。

几乎在同一时刻,所有人都看到了互联网市场带来的巨大发展机遇,但同时也将面临产品成本、敏捷度、服务能力等多种因素的挑战。当时,阿里、百度、腾讯三家的业务发展需要大量的服务器产品,而包括国际品牌在内的多家厂商都因为种种原因浅尝辄止,最终放弃了这一市场。但浪潮一直坚持了下来,并针对互联网客户的需求不断优化着产品。

浪潮整机柜服务器SR

由此才有了浪潮SR系列产品,也奠定了当下浪潮整机柜的雏形。从1.0到2.0再到4.5的不断变化,浪潮为互联网客户提供了包括机架、整机柜等不同形态的服务器节点,也成为了这个市场的领导者。在与这些顶尖客户合作的过程中,浪潮的服务器设计与研发技术能力也得到了不断提升,并结合自身特点提出了“计算+”的概念。在浪潮看来,未来的IT架构都是基于融合架构而实现,并提出了融合架构的核心——软件定义和与硬件重构。

正是在浪潮等国内IaaS厂商的支持下,国内出现了一系列的云计算厂商,除了我们前面提到的阿里云和UCloud之外,包括青云、七牛云和金山云等许多品牌都出现了,而且这些企业无一例外都是以公有云为“己任”,不知道这其中是否受到了阿里云的影响。而在这些品牌中,腾讯云和百度开放云的出现格外显眼。

虽然在几年前的深圳IT峰会上,马化腾和李彦宏都表示并不看好云计算,但是在私下里,腾讯和百度都没有放弃对云计算的探索。2015年,腾讯和百度先后推出了自己的云品牌,也意味着正式进入市场参与竞争。值得一提的是,因为早期的百度云盘过于深入人心,使得百度在推出云服务的时候选择了”百度开放云“这个名字(如今改为百度智能云)。

至此,BAT三家都走上了云计算之路,这让中国的云计算市场出现了“百家争鸣”的状态。在这场竞争中,虽然BAT作为巨头能够调动大量的资源,但也并不意味着类似UCloud、青云之类的创业型企业不能够在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在当时,云计算的市场还在不断的发展与完善,整个市场的“蛋糕”还在不断做大,每家企业都在其中寻找自己的位置和机会。

2016年-2019年,云计算的恐龙时代

如果说蕨类时代的云计算还能给中小品牌以空间的话,那么进入到恐龙时代,云计算也就开启了“剩者为王”的新征程。自2016年起,公有云被证明难以成为云服务商生存的经济来源,而包括华为云、紫光云等“恐龙”的进场,更让云计算的竞争变得腥风血雨。

1943年,IBM创始人托马斯·沃森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观点:他认为只需要5台计算机便能满足全世界的需求,但在今天,云计算改变了CPU,服务器,存储,操作系统等整条信息产业链,计算力像水、电一样随取随用。

这背后必然有很多的坎坷和困难,要把云计算做成像水,电一样提供,只有大型云服务商才能做到,中小服务商要么被淘汰,要么被收购。所谓“大鱼吃小鱼”,“快鱼吃慢鱼”,也就是这个道理。

由此,云计算市场也出现了“分久必合”的场面,许多初创企业昙花一现,甚至包括美团这样被称为“互联网新贵”的企业也宣布退出云市场。另一方面,曾经风光无限的乐视云也因为贾老板没有“下周回国”而土崩瓦解。那么我们不禁要问,当进入恐龙时代之后,云计算所比拼的能力是什么?云计算还是一种技术概念吗?

显然不是。如果说在孢子时代和蕨类时代,云计算还能够凭借技术取胜,或者凭借着某些几个客户维持生存,那么在恐龙时代,云计算所考验的不仅仅是单纯的技术能力这么简单。尤其是伴随着移动互联网、智能终端、物联网等第三代平台技术的发展和应用,伴随着数据资源的极大丰富,云计算所需要的是面向应用层面的全方位服务能力,而这种能力需求大大超出了中小云服务商所能够提供的上限,也印证了“分久必合”的道理。

这种变化也催生了IaaS层面的进一步升级。作为IT技术最先应用的代表,互联网巨头们对于风向的把握甚是准确,特别是在人工智能、语音识别以及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各类数字加密货币的应用业务随之出现,而这些应用都不是传统的CPU计算方式可以满足的,需要GPU、FPGA等异构计算技术,需要厂商的计算平台提供越来越大异构计算扩展性。

不仅如此,伴随着互联网客户的需求越来越趋同,标准化的问题也随之浮出水面,我们之前提到的ODCC、OCP甚至包括Open19等组织的出现也让标准化成为了业界共识。换句话说,如果想在互联网领域占领市场,如果想与包括BAT等巨头和TMD等新贵达成合作,满足标准只是最低的要求,引领标准才是最高的目标。

浪潮正在朝着这个目标迈进。在之前的蕨类时代,浪潮已经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并将之前的许多竞争对手甩在身后;而在加入OCP、ODCC、Open19等组织之后,浪潮也在不断提供自己的能力和解决方案,甚至成为了包括OAI、OpenRMC等许多项目在内的领导者。也正是得益于这种能力,浪潮在服务器市场一路高歌猛进,2015年提出的“全球前三”目标早已实现。

今非昔比,是对浪潮服务器最好的描述,尤其是在2019年这个服务器“寒冬”。当整个行业的服务器销量都在下跌,无论是中国市场还是国际市场的整体出货量不断降低的时候,只有浪潮依然保持着两位数的增长,这让本已跻身三家的它显得更为耀眼。

为什么浪潮服务器的销量能够逆势上扬?当我们带着好奇想要探求这个问题的答案时,浪潮信息副总裁、浪潮服务器产品部总经理沈荣从两个角度给出了答案——首先,浪潮采用了独特的JDM模式(联合开发,Joint Design Manufacture),使得竞争力大大提升;其次,浪潮也在拓展传统行业的服务器业务,利用基于JDM模式服务互联网客户积累的技术赋能传统行业的发展。

浪潮信息副总裁、浪潮服务器产品部总经理沈荣

JDM是一种创新的模式——J即Joint,链接客户与客户协同,而非单纯的把产品卖给客户;D代指Design、Development、Deliver三层意思,让客户参与到设计、研发和交付的全过程中,实现协同设计、敏捷研发、快速交付。M即Manufacture ,依托智能生产基地以及工业互联网平台,客户端的“一键下单”与浪潮生产的批量定制化生产有效结合,实现敏捷生产,快速供货。IDC分析曾指出,浪潮JDM模式能精准洞悉变化的客户需求,保持技术领先性和快速的产品化,是浪潮业务增长重要驱动力,是浪潮业务成功的关键性差异化策略。

归根结底,无论是云计算还是AI,其核心都在于计算力,也只有依靠计算力才能实现种种上层应用。云计算所实现的并非是一场简单的技术变革,而是伴随着技术应用而来的全面产业化变革。比如10年前,我们还用着诺基亚、带着信用卡,但是现在出门就有共享单车、购物支付有扫码,这背后都是云计算所带来的改变。

除了这些面向个人层面的消费级应用之外,无论是马路上的摄像头还是工厂的机械手臂,无论是人脸识别技术还是物联网与5G的融合,这背后所依赖的都是强大的计算能力,这也是浪潮服务器所一直坚持的方向。在这里,云计算的概念已经不是单纯的技术所能够实现的,更多还包括了产业变革、生态协作等等,非中小云服务商所能实现,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称为云计算的“恐龙时代”。

十年之间,云计算变革不仅颠覆了竞争格局,颠覆了产业的格局,放眼望去,从传统的工业社会过渡到信息化的现代社会,云计算也带给了我们一个无处不智能的“计算社会”。而如今的云计算已经进入成熟的发展期, 混合云的出现更为众多的客户提供了相对完善的解决方案,借助于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等全新的应用,也让云计算的形态越来越丰富,形式越来越多样,服务的能力越来越强。期待下一个十年,这位云计算朋友带来的新问候。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